不知為什麼,玩回來之後總有種懶懶什麼都不想動的感覺。
腦袋內似乎有點東西,影響力卻沒有大到讓我去提筆or開記事本把它打下來。
我想,只是因為東西(思緒)懶得整理罷了,
就像你旅行回來後,懶得去unpack那一堆行囊一樣。
畢竟,現在的生活太過安逸,安逸到不想亂動去破壞了這份閒情逸致一般。

我想,潔西卡小姐對我而言,應該是一個有魔力,深具影響力的人吧?
總覺得道別之後,我的心好像也被她偷回了LA一樣。
如果有一種東西叫man crush,那應該也有一種叫woman crush的東西。
其實我不知道那真正的定義是什麼,只是憑直覺想到的term而已。
有多久,沒有遇到那種令人很有衝擊感的人?
她所謂的「投緣」,我們所謂的,這趟旅程,彼此的最大「收穫」。

I guess it's just like, you like the girl so much,
the good-friend kind, different from homosexual you know?

全站熱搜

Er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