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公司的四樓,這個禁錮所有人身心的牢籠頂端,
唯一一處可以看的到藍天,獲得暫時心靈沉澱的地方。
我望著前方的大水溝,和樓下那隻偎在堤岸人行道上的大笨狗,聽著潺潺的流水聲。

我想起了好幾年前,在佛羅倫斯的亞諾河,坐在岸上,什麼都不做,
就只是讓午後陽光灑落在身上,看著遠方紅色屋頂的美麗建築物,
心靈就像河水一樣,寧靜而愜意。

我不曉得為什麼我會突然想起了那個時光,可能此刻的我非常嚮往......

是自由吧,我想。


然後,隔壁同事有如得了肺癆狂咳不止的咳嗽聲,中斷了這美好的冥想時刻,
我不得不回到了現實。


哪一天我可以再度回到亞諾河,享受只是單純放空的時光?





..........該死的人渣,咳死活該!

Er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