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朋友 在美國求學時期認識的
我視她為我在美國最好的朋友 甚至將她寫進了論文的謝詞中

我很喜歡這位朋友 也許來自於感念她當時對我的幫助
讓我在美國這個冷漠的國度之中 看到了一些許溫暖

她人很好 但就是太好了 好到對每一個人都好 好到我無法適應
因為我從來 沒有交過一個朋友 可以像她博愛成這樣
我曾經跟她說過 如果我是妳男朋友 我會受不了吧

這跟我有很大的差別 因為我是一個交朋友非常有原則的人
雖然星座書上寫過 射手座是很容易亂交朋友 被朋友影響的人
但是在經歷過一些很重的傷害後 我比較學會怎麼去慎選朋友
只要我認定是我的朋友 我絕對付出百分之百的心意對待你
但是只要我認定你不是我朋友 我也可能唾棄你到底

所以 對於她來者不拒的交友模式 我不習慣 也看不慣

在她眼中 似乎大家都是好人 也接納所有人
在她的觀念裡 如果不敞開心胸 怎能交到好朋友
她熱愛交友 也交遊廣闊 
她總是喜歡找一大堆朋友 不管大家彼此認不認識 一起玩就是
託她的福 我或許多認識了一些人 也多去了一些地方玩
我承認多交朋友開拓視野是好的 生活可以多一點樂趣
但若只是為了有伴盲目瞎攪和在一起 卻不是我想要的

譬如 她約的那群人之中 其實有你看不順眼的人
她無所謂 對方可能也無所謂 因為大家有伴就好
但我 有所謂 而且 很有所謂
我不會告訴她 我其實不喜歡誰 因為不想讓她難做人
然而往往赴約了 只是為了賣她一人面子 想跟她見一面而已

我不知道她的真正心態是什麼 我也不願意干涉她的交友模式
畢竟 我一向尊重我的朋友 也畢竟 我改變不了她什麼

很多人 想要很多朋友的擁簇 但對於朋友的素質往往不太在意
講現實點 就算是建立在利益價值上的友情 也是要經過挑選的利益吧?
只有陪伴功用 真正需要幫忙時卻不見蹤影 這樣的朋友有何利益可言?

如果我也只是像她那些只有玩樂作用的朋友一樣 我也不會太在乎
但正是因為我把她當真正朋友一樣重視 才會偶有小小無奈吧

就像她那位在美國最好的朋友 也希望她懂得分辨人的好壞以免受傷害
但或許我們倆個都明瞭 對於我們這位共同的 友情氾濫到無可救藥的朋友
我們不想自私的占有她 卻也改變不了她 所以選擇放手讓她去博愛
畢竟 我們也只是她眾多朋友中的一個 少了一個咖也不會有什麼感覺吧  

是呀 她有很多朋友 可以玩樂的朋友 但我卻從來不羨慕
我沒有很多朋友 但是都是可以談心事的朋友 這樣的我卻很滿足
會不會在她心中 我其實也是被定位成一個玩樂時才會想到的朋友呢?
(可能有人會覺得 阿有人找你玩就不錯了還嫌~)

相反的 我曾經把她定義為好朋友那樣的真心對待 
但久而久之 對她付出的感情一點一滴在收回 
如此一來 被忽略時 失落感不至於那麼重 或者說也習慣了
反正經歷了朋友的來來去去 現在我也看的很開了
沒有期望 就不會有失望呀!

早已習慣她身邊朋友不太可靠的事實 不是她的錯 她還是好人一個
不會不想和她當朋友 只是不想跟她身邊的某些人當朋友
即使或許曾有芥蒂 她可能還是會找我 我也可能會答應 
卻可能又因為她約的其他不可靠朋友把事情搞砸了 然後再度惹的一身腥
而我仍然會跟她當朋友 也許 直到哪天厭倦了這樣的惡性循環為止...


呵呵,各位身邊有這種想放又放不掉,令你又愛又恨的朋友嗎?

友達以上.至交未滿


※那位在美國把我筆電弄壞,死不承認又跟我們談什麼道德感的俗辣,最好不要再給我遇到,
 我放狗咬你~(→今天腦中不知為何不斷盤旋著這一句,終於派上用場...戲劇化的台詞是吧)

全站熱搜

Er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